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092|回复: 1

[单篇] Shape of my heart (芒果)这个杀手不太冷AU

[复制链接]
蓝色芒果 发表于 2017-3-24 20: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
出处: -
标题: Shape of my heart
作者: 芒果
译者:
章节: 短篇
配对: Viggo/Orlando
级别: R
类型: 剧情 
警告: 角色死亡 
概要: 抱着对电影的敬意和喜爱写了这篇文
说明: -

奥兰多认得那味道,一种混合着烟草、汗湿与略显诡异的腥甜味道。他忙不迭地捻灭抽了半支的香烟,撕开印有卡通人物的包装袋,把糖果放在舌间翻来覆去地搅。

男人的脚步声很轻,在这栋时常爆发出争吵和其它噪音的公寓里有些格格不入。男孩儿叉坐在栏杆间,晃悠着一双包裹在廉价牛仔裤里的细而长的腿。除了那过分夸张的莫西干头,他看上去和平常人家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样,无害而善良。

维果有些累,或许他鲜少有不疲惫的时候。距离上次休息,他是指真正的,躺在床上身边睡着个女人的那种休息,已不知过了多久。走到楼梯间的顶层,不出所料,他看到男孩儿坐在那里。

奥兰多提出到楼下的杂货店帮男人采购牛奶,维果见男孩儿兴冲冲的样子,便没再推脱,由着他去了。无聊而乏味的一天突然有了个目的,尽管只是买牛奶这样简单的活计,也足够叫奥兰多像受了什么恩赐般快活。他飞奔到商店里,一眼瞧见了男人常喝的牌子。不过,他还是装模作样地打量、挑选很久才付了账,不紧不慢地爬上楼梯去履行“送奶工”的职责。

安顿好一切,维果照例先走进浴室。凝固了大半的血液像一条条发黑的蛆虫,扭动着爬向下水口。今天的任务虽是完成了,却并不十分利落。他惹上些不必要的麻烦,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但维果从来不为此担心,没有牵挂,生和死也就无什么所谓。五年前,自他来到这里,死神便一直在一墙之隔的长廊中徘徊,如若哪一天,神明开了口唤他离开,维果必不会拖延,也不会犹豫,“只乖乖跟着走便是了”他想。

男人匆匆吞下两大杯牛奶,算是晚餐。然后,穿戴整齐,把枪配在腰间。幽微的光晕浮动在狭小封闭的房间里,他靠在坚硬的单人沙发上,闭目休息。

今夜的梦中,依旧是那些人。他们笑着和维果打招呼,然后姿态各异地死去。

奥兰多把视线从他姐姐肥大的臀部移开,望向其他地方。水槽里堆叠着油腻的碗盘,墙壁上印着令人作呕的可疑的污渍,空气中弥漫着烟草、酒精和速食披萨的混合味道。奥兰多捞起一勺湿淋淋的麦片送进嘴里慢慢嚼着。

家里今天来了人,似乎是个警察。

“是生意上的事,宝贝。”那个婊子(他父亲的女友)告诉他们。男孩儿很清楚所谓的生意是什么勾当,但他不想多管闲事,总之自己还不至流落到街头去要饭就是了。

  “哇~”孩子尖锐的哭声惊醒了托着腮发呆的奥兰多,他赶忙跑过去,看见三岁的妹妹正站在大敞的卧室门口哭叫。屋子里,他爸爸正和那女人赤身裸体滚作一团。

  “奥兰多,快把那个小混蛋弄走!”

  “他妈的。”奥兰多摔上房门,抱起仍在流泪的妹妹快速走进自己的房间。

  “好了,我的小瓦妮莎,别哭了。”他轻拍女孩儿的背。“奥利在这,你不要怕!”


  事情比想象中来的更快,中间商私扣毒品被发现,与毒贩勾结的缉毒警察带着一队雇佣兵找上门来时,一家人仍然不明所以。奥兰多走进楼梯间,恰好听见最后两声枪响。平日嘈杂的公寓楼死一般沉寂,男孩儿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还是直愣愣地凭着习惯向熟悉的方向走去。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个男人,奥兰多大脑“轰”地一下炸开了。他压下急促的呼吸,甩着略微颤抖的步子向前走去。没有退路了,一旦回头便会被子弹射穿后脑。奥兰多想不出任何对策,便只是走,机械地迈出一步又一步,甚至在路过公寓门口时也不曾歪头看上一眼。

  维果伏在门后观察着,他很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但他不想,也不能插手。奥兰多的出现是个意外,他以为那孩子已经死了。男孩儿麻木地向前迈步,直到走廊尽头的门前,再无路可走。他开始敲门,很小声很规矩地敲,“铛,铛,铛”紧接着,声音变得焦急起来。两个男人的目光瞧向这边,男孩儿开始哽咽,他把头贴在门板上,轻声啜泣着。

  “维果,开门,求你了。帮帮我,求你了。”

  维果挣扎了一会儿,终是无法狠下心放任不管。于是门开了,男人探出半个身子把奥兰多搂入屋内。就像一个父亲在安慰他受了委屈的孩子。



  两人在餐桌旁相对而坐,沉默了很久。维果绞尽脑汁搜刮着安慰的话,却什么都说不出。已然平静下来的男孩儿看出他的窘迫,便打破了沉默,淡淡说道:“他们是罪有应得。即使没有今天,我想,我也会亲手杀了他们。”

  男人看着奥兰多面无表情地吐出无比恶毒的话语,无声地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倒满一杯牛奶,放在男孩儿面前。

  “明天一早你就离开。”

  “我会打扫房间,洗衣服,只要你留下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奥兰多的声音焦急起来。

  “不行,你必须走。”

  “不,我不能走。我活不下去的,他们会杀了我或放任我饿死在街头。请别赶我离开,求您,莫特森先生,求您!”

  男孩儿细碎的嘤咛和乞求一片片戳进维果的身体,不可思议地,男人竟有些心软。他无法拒绝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至少不是现在。

  第二天一早,维果在和煦的阳光中醒来。他睁开眼,客厅的窗户大开着,他的绿萝立在窗台上迎着风微微摇摆。浑圆的水珠从叶尖滴落,摔成四散零落的光点。男人清醒过来,眯着眼看到桌上的两杯牛奶和旁边的男孩儿。

  维果有些困惑,一直以来,他的世界都无比简单分明——目标和陌生人。但男孩儿是个特例,奥兰多让维果忍不住想要去揣测他的心绪。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孩子,他自城市中最肮脏污秽的角落成长起来,见惯了虚伪与残酷的把戏,却依然散落着纯洁的模样?

  世事很少像人们希望的那样发展,政客们宣传、创造出的那些冠冕堂皇的幸福和美好不过满足了整日出入于灯红酒绿间绅士名媛们的期许。而在街市的尽头,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流浪汉、妓女、毒贩、黑帮,和许许多多其他的人,仍继续着他们或悲惨无奈或糜烂不堪的生活。

  颇有些宿命的味道,这场不同寻常的相遇为两个落魄而孤独的灵魂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奥兰多从未有过如此开心的日子,他帮维果采买杂物,顺便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他给维果做饭,收拾房间,给窗边的绿萝浇水、晒太阳。看喜欢的电视节目,用各式各样的零食塞满嘴巴。但维果不许他抽烟,男人会一言不发地夺过奥兰多唇间的烟,然后用手掐灭。男孩儿也肯听,久而久之,便彻底不再碰烟。

  维果亦惊讶于生活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有点喜欢这种变化。奥兰多教他烹饪意面以外的食物,给他介绍当红的肥皂剧女星。男孩儿喜欢唱歌,嘴里总哼着点什么,还煞有介事地说是唱给那盆绿萝听的。维果也不笑他幼稚,反而会和男孩儿一起唱上两句。



  他们都不喝酒,就坐在桌前互碰盛满牛奶的玻璃杯。男人从不像个孩子似的待他,因为奥兰多不是,他很早便成为了一个善于忍受孤独、察言观色的大人。

  “人生总是这样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

  “一向如此,奥兰多。”

  那晚的男孩儿穿着白色的单衫和短裤,湿润的嘴角沾有奶液,年轻的身体迷人得要命。他舔了舔嘴唇,靠向维果,姿态色情又纯洁。男人身上有烟草的味道,小臂、颈侧和胸前覆着一层薄薄的绒毛,半敞的衬衣勾勒出他线条分明的轮廓。奥兰度大着胆子把头埋在男人耳根处,双手溜进衬衣下摆,开始不老实地摩挲。

  维果发出一声呻吟,在失去理智前推开了男孩儿。

  奥兰多顺从地起身,眼中充满意味不明的暧昧与亲昵,两颊红得发烫。

  “我爱你,维果。别试图否认,你也爱我,不是吗?”

  “不,奥兰多,你弄错了。”男人沉着声音说。

  男孩儿没有反驳,他纤长的手指勾过桌边的手提箱,“哗啦——”箱子里的东西散落出来。奥兰多拿起一把手枪,熟练地装上子弹。

  维果吃惊地看着,甚至张了张嘴却忘记发出声音。

“我们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会永远离开。但如果我赢了,你就要承认你爱我,让我一辈子子留在你身边。”

   他该说些什么的,他知道男孩儿是认真的。“别这样,奥兰多,你一定会输的。”

I want love or death.(我要爱或是死)”

男孩儿把枪口对准太阳穴,手微微颤抖。:“我希望你没有说谎。我希望在你内心深处真的对我没有一丁点的爱。你最好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只要有那么一点点,你将会后悔你什么都没有对我说。”

他几乎绝望地闭上眼,指节一点点扣下。“我爱你,维果。”

漆黑的枪口喷出火焰,伴着枪响,男孩儿睁开眼睛。他的手被另一双更有力的手紧紧握着,他的眼在曾经黯淡无光的绝望中看到希望。

“我赢了。”



公寓已经不再安全,他们在警察找来之前搬离了这里。两人什么也没带走,除了杀手的枪和绿萝。奥兰多问起维果为何要带着那盆绿植。

他说:“我喜欢这株植物,就像我一样,没有根。”

天色渐暗时,他们找到一家合适的旅馆,处在市郊,可以算得上荒僻。前台侍者不停地向维果称赞他的儿子有多么多么俊秀,他们看起来是多么的幸福。男人礼貌地微笑,点头称谢。

办完手续后,已上了半层楼的男孩儿特意折回来,悄悄告诉侍者:“他不是我父亲,他是我的情人。”

之后的某个晚上,奥兰多再次提出做爱,被维果回绝了。

“那吻一下如何,像电影里一样?”

维果贴上男孩儿的唇,轻轻吮了一下。

他不再是个完美的杀手,甚至只勉强能完的成任务。因为有了牵挂的杀手就像一柄卡壳的枪。他开始做梦,梦见自己可以远离这一切,梦见那些不敢奢望的幸福。

绿萝的叶子有几片在枯萎变黄,男孩儿说是时候将它从这个小小的花盆里移出来了。奥兰多把睡在椅子上的维果拖到床上。这一晚,维果彻夜未眠。他的手臂圈住熟睡中的男孩儿,夜色温柔得如同他们的呼吸,就连旅馆里昏暗的灯光过也好似奶白色的月光一般。也是在这一晚,男人第一次感到恐惧。若是有一日自己不得不离开,那将会是怎样一种焚心蚀骨的思念啊!

然而,世上的很多事是不堪说的。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门“轰”地一下被炸开时,他们正玩着杰克与小球的游戏。维果率先反应过来,他拿起枪,拉着奥兰多躲进了卧室。男人叫他从通风管道逃出去,他不肯。维果第一次看到男孩儿哭了,像那种无助的孩子一样的真正的哭。

“我不能失去你,维果。”

他给了男孩儿一个柔情更胜千倍却几乎称不上是吻的吻。

“你不会失去我。听着,你让我尝到了生活的滋味,我想要快乐。睡在床上,有自己的根。你永远不会再孤独了,奥兰多。求你,走吧,宝贝。冷静点,现在就走!”

奥兰多彻底消失前,维果都还死死盯着他的背影。

男孩儿走后,他又成了那个杀手。维果想,也许自己注定就该是个杀手一个既能给予奥兰多爱也能拿起枪保护他的杀手。

何必费心思去思考人生的意义呢?反正跟他已经拥有最好的了。



奥兰多把绿萝种在窗外的草地上,一转头,便能看见。

它长的那么快,绿得那样盎然。

See, nothing can stop love,Viggo.(你看,没什么能阻止爱情,维果。)”

  

  

yelaiye 发表于 2017-7-29 21:15: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结束了吗?还没吧。杀手维果还没死呢,角色死亡应该指的是他吧?期待下面的内容。非常精彩,一下子就进入剧情了。觉得他俩这种设定莫名很神奇,可能看维叔暴力电影太多了,总觉得电影中的形象与他真人感觉区别太大,这个杀手真的有点恰到好处的感觉。很想看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啊,都有点想重刷一遍杀手不太冷这部电影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2-9-30 05:04 , Processed in 0.12841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