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761|回复: 5

[连载] 知更鸟在黄昏飞起 (皮皮圆儿)

[复制链接]
不枉凝眉 发表于 2021-8-11 10: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
出处: -
标题: 知更鸟在黄昏飞起
作者: 皮皮圆儿
译者:
章节: 2
配对: al
级别: G-PG13
类型: 剧情 
警告:  
概要: 终结者+这个杀手不太冷

(以及隐含的替身梗和我绿我自己)
说明: -
第一章

阿拉贡当然知道便利店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尤其是301洲际公路旁边。在和平年代这儿的治安就已经够呛了,更不要说文明崩塌的这两年。但他有必要补充能量,甚至在自己还没有感到饥饿的时候。莱戈拉斯很久之前教他这么做:永远不要让自己山穷水尽。
所以现在阿拉贡把车停在尘土飞扬的路边,戴上帽子和墨镜,拉好拉链,然后钻出他的安全车。沙漠的热风卷着沙子舔着他的靴子。隔着防护外套,阿拉贡也能感觉到炙烤的温度。他低头跑了两步,拉开了便利店的门。
就算在德州,这家店也过分萧条了。阿拉贡记得这本来是301公路上一个很要紧的补给点。店里只有一个胡子拉碴的售货员,工作服没拉拉链,挂在瘦削的肩膀上。离柜台两个货架的地方蹲着一个金色头发的人,正在认真看刮胡刀。这是除了阿拉贡之外唯一的一个顾客。阿拉贡抓了一把能量棒和水,想了想还是把一叠打折兰巴斯扔进购物篮。没人排队,阿拉贡把购物篮丢在柜台上。趁售货员结账的时候,他稍微后退了两步侧过身,对着另一个顾客的方向。那个家伙看起来不对劲。金色的长头发,瘦得不像在这片土地上能够生存的体型。以及这种把自己完全暴露在视线中的习惯。当然阿拉贡也一直注意着售货员。阿拉贡·伊姆拉崔足够谨慎,他能活到二十四岁还没有缺胳膊少腿,不只依靠他敏锐的头脑和矫健的身手。谨慎的天性对于存活是必然条件。
但他的眼睛还是不够快——阿拉贡一直知道这一点。他对自己进行了严苛的训练,在同行当众已经颇负盛名。在这一瞬间,虽然他不能看清动作,但至少立刻判断出这不是自己可以应对的局势——在他注意到那个顾客腿部肌肉绷紧的刹那,对方已经跳了起来转身,同时像闪电一样拔出枪向他的方向射击。
阿拉贡立刻蹲下身躲到一边,不过这个动作看起来有点多余。。
枪子儿全都喂给了售货员。金发的枪手也吃了几发子弹,不过这看起来对他毫无影响。
阿拉贡已经猜到了眼下的情况。然后他在烟雾和火花中看清了那个金发抢手的脸。他猜到了。他当然猜到了。阿拉贡六年来的全部希望,所有支撑他的幻想,在炮火中迸发。
“跑!”他听到金发的家伙喊道。
在他说之前,阿拉贡已经做好了往外跑的准备,只是他的眼睛违背理智,停留在枪手身上。现在这个熟悉的声音刺激了他饱经训练的骨骼和肌肉。阿拉贡像弹弓上的石头一样飞快弹了出去。
火光,从背后都能感觉到的火光。巨大的爆炸声。热浪舔过他的脚后跟,碎片从脸旁边飞出去。
便利店在他身后爆炸了。
阿拉贡头也不回地扑向他的雪佛兰。但是在来得及开门之前,一只胳膊抓住了他的领子,阿拉贡被轻而易举地提到一边,紧接着被塞进旁边一辆车的副驾上。
还没来得及观察情况,驾驶员也坐了上来,砰的一声关上车门,立刻发动了汽车。正是那个金色头发的顾客。他长着一张线条锋利的脸,但有柔和的眉毛。这是一张阿拉贡熟悉的脸,一张看起来可靠但绝不可能单手拎起一个150磅的成年人的脸。
司机说话了——用阿拉贡熟悉的声音:“不是漂亮的出场,不过相信我,我是来救你的,不是杀你。”
阿拉贡的手肘架在车窗的位置,虽然车窗没有打开。他用手扶着额头,轻轻压着自己的太阳穴:“你刚才那一枪差点把我心脏震碎了。”
司机没什么表情:“不可能。我计算过,不会伤害你。”
阿拉贡忍不住哽了一面,然后短促地苦笑了下:“没错。”
“莱戈拉斯。或者叫我L-2933,我的型号。”对方自我介绍。
“阿拉贡。不过我想你肯定知道。”
“正确。”
他们在沉默中沿着茫茫黄沙向前一路狂奔。
“莱戈拉斯,”阿拉贡忽然问:“你出现在这儿是巧合,还是有计划的?”
“不是巧合。当然不是巧合。”
“是巧合。”莱戈拉斯说:“完全巧合。”他那时候正蹲在卧室里收拾行李箱,背对着莱戈拉斯,声音有点闷。
阿拉贡靠着门框站着。他还不够高,莱戈拉斯就算蹲着也把背挺直,阿拉贡看不到他在收拾什么。阿拉贡吸了吸鼻子,莱戈拉斯从肩膀那儿递给他一张纸巾,头也不回。阿拉贡问:“那你是说我还算幸运咯?”
“当然。”莱戈拉斯说:“相信你的运气阿拉贡。这简直是幸运儿级别的。”
后半句话傻子也不信。阿拉贡想,幸运儿这个词对一个全家被杀的小孩儿来说显然不合适。但是他相信莱戈拉斯说的“巧合”,也因此生出一点小小的期待——或许他真的没有那么不幸。于是他对莱戈拉斯的后背笑了笑:“谢谢你这么说。”
莱戈拉斯扔给他一沓东西——全是证件什么的:“拿好。”
那上面全是阿拉贡的身份。于是十三岁的阿拉贡把这些证件塞好,心里明白自己今后就真的不再是埃斯泰尔了。埃斯泰尔·泰尔康泰,已经在全家被杀的夜里掉进了河里,连身体都找不到了。
阿拉贡对“巧合”的事深信不疑,一直到他十六岁才忽然明白,这可能是个谎言,莱戈拉斯说过的最通人情的谎话。不过那时候他已经失去了跟莱戈拉斯当面对质的机会,一切不过是他的臆测。那是阿拉贡第一次回到他十三岁的“家”——如果能被称为家的话。说起来有点娘兮兮的,但他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即将离开这个城市,于是阿拉贡忽然决定回到这儿来,回到他和莱戈拉斯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这一带没什么人,下午三点钟更是如此。贫民窟的房子早就烂成一团,墙皮裂成一块一块的,看起来踹一脚就能塌掉。没等阿拉贡在外面缅怀点什么,就有一个熟人从里面绕了出来。对方形势很隐蔽,但阿拉贡实在太熟悉他了。
年轻人立刻跟在对方后面,在一个拐弯走进小巷之后,对方猛地转身举起刀子,而阿拉贡早就知道他出手的角度,抓住了他的手腕:“放松,伊欧墨。”
他的朋友骂骂咧咧地松开手:“我还以为是条子来着。你他娘怎么在这儿?”
“随便转转。你呢,你为什么在这儿?”
伊欧墨掀开帽子扇了扇风:“你不知道?这一带有不少很好的狙击点,还有很多做各种生意的。你不知道?我记得你之前在这儿呆过一段时间来着。”
阿拉贡耸耸肩。
他于是明白莱戈拉斯与他的相遇根本不是巧合。他爸带回家的致命货物引来了一堆狩猎者,而其中某一个正是莱戈拉斯的目标。
十六岁的阿拉贡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表情。伊欧墨问:“怎么了伙计?你也有什么旧事要伤春悲秋?”
“不,不是,伊欧墨。”阿拉贡回答:“我只是觉得我很幸运。”
他转头看到伊欧墨胃疼一样的表情,忍不住笑了。阿拉贡又重复了一遍:“忽然觉得真挺幸运的。真的。”
阿拉贡坚信这一点。他坚信莱戈拉斯是他全部的运气。六年前L-2932也承认这个。而现在的L-2933,他的出现就足够证明这一点了。

 楼主| 不枉凝眉 发表于 2021-8-11 10: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L-2933把车开得飞快,驶出一百公里之后他猛地打风向盘,冲下了洲际公路。石子和沙子崩在卡车的外壳上,发出噗噗的声音。这辆卡车没有吃枪子儿,反倒遭遇了这片土地的袭击。
L-2933——阿拉贡还是更习惯于称他为莱戈拉斯——用平稳的声音把情况讲解了一遍,大部分是阿拉贡已经知道的,比如说阿拉贡在十几年之后会成为人类残存力量的领路人,所以他们的生化人敌军选派仿生人杀手穿越回到阿拉贡还年轻的时候准备把这个头号劲敌扼杀在摇篮里。人类当然不会放任这种情况。
“我方已经派出过三批成员来帮你。请反馈接洽情况以便我做出调整。”
“很不幸我只遇到过一个,3018年的时候。”
“确认,3018年为第三批次行动。错失批次无关紧要,至少你活到了现在,可以认定为行动完成。”
“一个小问题,你们是批量生产?都用同一个外表?”
“否认。非批量,L-293系列制作困难。否认。外表可变,但初始设置便于与目标人物阿拉贡·伊姆拉崔联系。”
阿拉贡没再说话。他抿着嘴拉紧了车顶的把手,还是感觉内脏快要被震碎了。他在颠簸中向莱戈拉斯吼道:“我们要去哪儿?”
莱戈拉斯丝毫没有减速,而且声音并不像阿拉贡那样被震得七零八碎。他回答:“穿过这片沙漠到729号公路,那里有一个加油站可以换车。”
“然后?”
“多搞武器。敌对方型号瑞纳-2995,有内置武器系统。需要至少装配三把AR15和两把M1877及榴弹。”
“你知道哪儿有武器?”
莱戈拉斯:“不。但总能搞到。”
他没做说明,但对阿拉贡来说已经足够了。他还记得L-2932怎么向他准确描述抢劫一家枪械店的全部过程。
“听着莱戈拉斯,我知道到哪儿搞到武器,不过你要先带我去一个地方。”
“否定。与未知地点相比,武器优先级更高。”
“不是未知地点,那里有很重要的东西,对获胜至关重要的东西。”
“请描述。”
阿拉贡环视了一圈——没什么用,他的视线在车里同样没法维持稳定。他问:“这辆车干净吗?” 虽然依据阿拉贡对L-293系列的了解,这是准备车辆时的必然检查,但他还是需要得到确证。
“确认。监听与定位已清除。”
“代码。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解决那个追我们的仿生人对吧?最好的方法是代码。我们已经到了研究的末期,可以拿来使用。”
莱戈拉斯考虑了一下:“确认。计划变更。请输入新目标地点。”
“等一下,最后一件事,能不能换一个对话模式?用更人性化一点的那种。”
“否定。当前模式效率高出3.71%。”
“不不不莱戈拉斯,换个模式我会更容易理解你的意思,其他人对你的认可度也会更高。那才是更高效的选择。”阿拉贡看着L-2933。
阿拉贡当然知道他可以说这是个命令。如果没有进行过重大变动,L-293系列的首要目标将是阿拉贡的生命安全,除此之外,阿拉贡本人的命令拥有最高优先级。但阿拉贡不想这么做。
莱戈拉斯耸耸肩:“好的哥们儿。”他转过头问:“这下你满意啦?”
阿拉贡被呛了一下:“拜托,用L-2932最后选定的那一套就行。”
“得了吧老兄,L-2932连信息都没来得及存档就销号了,再说我们只有拿到他那副该死的核心硬件才能解锁存档,讲点道理老大。”
阿拉贡·伊姆拉崔的神情像被人在脸上踩了一脚:“你们没拿到他的核心硬件?3040年代没找到?”
L-2933做了个鬼脸:“见鬼的当然没有,我们头儿把营地扫了一遍,但只有L-293系列的初始代码。我和2932完全是一个批次,我只比他晚两天出发,脑袋里都是一样的玩意儿。我说兄弟,你不会以为我现在可以把存档上传给二十年之后那些家伙吧。”
“你们头儿,就是二十年后的我对吧?”
“可不是吗。”
“那二十年后的我,跟你说什么没有?”
“没。我们出厂那几天您老人家忙得要死,情况紧急我们接到任务就回来了。”
“35年还是多少年,2932告诉我有一场大爆炸,那时候是不是毁掉了一大批数据?被波及地区都有哪儿?有没有纽约布朗克斯区?”
“那里倒是没。没什么要紧东西,懒得炸那儿。”
阿拉贡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我们先去找武器。我知道有个地方。”
“你说的那个未知地点呢?”
“先不去。我怀疑那里不够安全了。”
L-2933又做了个鬼脸——阿拉贡没法想象这出现在莱戈拉斯脸上:“你说了算,老大。”
“求你了,还是把对话模式切回来吧。等我们要给帮派做交易的时候再换上这个。”
L-2933立刻说:“确认。”
“但是就,也不要那么僵硬好吗?” 阿拉贡叹了口气:“你是学习模式没错吧?”
“确……确实。”
“很好!”阿拉贡的眼睛亮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莱戈拉斯,我们人类讲话的时候会用不同的词汇和语气。你可以从里面选你更喜欢的、用起来舒服的。”
“这些词对我来说都一样。词汇而已。”
“相信我莱戈拉斯,每个词都不一样。所有的这些词,彼此都不可能完全替代。每一个选择都会把你引向不同的方向。”
莱戈拉斯沉默了一下:“收到确认,暂时驳回。判定为不可模拟路径,非最优解。情况好转时会尝试运行,判定当前情况不满足条件。”
仿生人面无表情,他重复了一遍他的任务:“最高优先级任务,保证阿拉贡·伊姆拉崔生命安全。”他无机质的蓝眼睛转向阿拉贡:“抱歉,你的命令的优先级落后一档,且判定刚才发言为劝告而非命令。”
他的核心运作了一会,又补充道:“抱歉。”
阿拉贡把头枕在自己握着把手的手臂上,侧头看着莱戈拉斯。年轻的人类忍不住笑了:“没关系莱戈拉斯。这没什么,我完全理解。”
真的没关系。阿拉贡想。莱戈拉斯刚才已经在做出决定了。

莱戈拉斯选择的路线是最优路线,他们一路暴土扬尘地赶到加油站,在加油的间隙敲碎了三辆卡车的车窗,开走了两辆。在开出四十公里之后他们扒上了一辆路过的运油车,然后在傍晚到达了下一个补给点——一个热闹而富有纠纷的补给点。
第五纪元不是什么蜜糖和牛奶的时代,想找一个晚上打架的补给点,比找苍蝇的眼睛更容易。没等司机把车停好,阿拉贡和莱戈拉斯撬开车厢门跳下来。在走近补给点之前,阿拉贡拉住莱戈拉斯:“过会别掺和进来,我负责打架,你来打灭摄像头。”
“二者都是我更擅长的。”
“没错,但人物有两个,而我们只有一个莱戈拉斯。相信我,我更擅长打架。所以摄像头交给你了。”
阿拉贡的计划很简单,进去拿一杯喝的,往随便什么人衣服上一泼,然后揪住另一个人的领子撞过去,一场群架就可以开始了。他想的没错,这个补给点是文明时代的残留,有餐厅吧台甚至大屏幕放映机,在这儿找乐子的人不算少,有几个肌肉很发达的家伙就在靠近吧台的地方,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们都朝这边看过来。
很好,阿拉贡想,这算是成功了一半。
然而在计划真正得以实施之前,有个大个子走上来堵住了他们的路:“嘿小子,这是你的妞?”
莱戈拉斯看了一眼阿拉贡。阿拉贡也正在看他。
大个子已经把手往莱戈拉斯肩膀上放了。
阿拉贡知道计划泡汤了。
在莱戈拉斯的头发被大个子碰到之前,他捏住了对方的手腕,漫不经心地往下一按——
阿拉贡飞快地说:“任务交换!”说着他一弯腰,从大喊大叫的受害者身边划过去。莱戈拉斯抓着那家伙的手腕把他扔出去,砸倒了一片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一圈,阿拉贡趁机跳到柜台后面抄起一个酒瓶扔起来然后连开两枪。酒瓶炸开了,后面的摄像头也没能幸免于难。
阿拉贡向莱戈拉斯的方向喊道:“别杀人莱戈拉斯!命案会带来麻烦!”
莱戈拉斯没回答,阿拉贡不知道他听见没有。不过很快大厅中间的灯也被打碎了,伴随着更响的骂娘声和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有人爬过柜台撞在阿拉贡身上,在对方来得及出手之前,阿拉贡赶紧给对方来了一拳把他甩开,然后跳到窄小的柜台上。补给点有窗户,但是都太小又太远,几乎没有外面的光线可以透过来,阿拉贡极力往一片漆黑中望去,在几只手快要抓住他的脚腕之前跳下去压倒了一片人。
这回他也陷入混战了。阿拉贡错误估计了这些给“主城区”开车谋生的人对暴力的狂热——他在米纳斯堡垒呆的时间太久了,身边一群理智的朋友差点让他忘了外面混乱又疯狂的世道。在这种乱哄哄的场子里想不受伤是不可能的,阿拉贡挤在人群里,就算身手矫健,也挨了几拳。他奋力往外挤,然后忽的一下前面空出来一块。阿拉贡睁大眼睛,发现莱戈拉斯像一台上满了油的推土机,刚抡开了一圈空地推进到他跟前。
阿拉贡不知道古埃及人看到摩西分开红海的时候心情怎么样,至少现在他理解了一些家伙对人工智能和仿生人的推崇。
“打得不赖。”莱戈拉斯说。
“谢谢。”阿拉贡回答。不过没等他再想什么,他的手腕被抓住了。
“我们走。”莱戈拉斯的声音说。
阿拉贡在黑暗中露出一个微笑。
他们很快冲了出去,莱戈拉斯作为主力,阿拉贡只要跟着他就好。他们在混乱中抢了一辆车,莱戈拉斯很快黑掉了车的定位系统,又盗取了一个假身份。
“现在输入坐标,你说的有武器的地方。”
阿拉贡把坐标写给莱戈拉斯:“走,说不定我们——我晚上还能睡一觉。”
莱戈拉斯尽量避开监控系统前进,这浪费了一点时间,不过他们还是在凌晨三点过五分到了地方。
莱戈拉斯跳下车,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一片黄沙:“铁含量超标。”
“当然。”
阿拉贡往前走了一步,脚尖往下踩了踩,然后弯腰从沙地里扯出一条手腕粗细的铁链。他把铁链从沙子里拽起来,沿着它往前走了两步,找到铁链上的一个小盒子。阿拉贡把盒盖打开,里面露出一个扫描仪,对着阿拉贡的眼睛扫了一圈,然后亮起了绿灯。
离他们十米左右的地方,从黄沙下面升起一个小型升降机。
阿拉贡招招手:“来吧莱戈拉斯。欢迎来到米纳斯堡垒。”

阿拉贡说的是欢迎,但事实证明这个点到访一定不会受人欢迎。只有守夜的伊欧玟很兴奋:“总算有点新鲜事了!”她的眼睛紧跟着莱戈拉斯:“你就是莱戈拉斯?”
阿拉贡解释:“不是我跟你们说过的那个莱戈拉斯。”
伊欧玟立刻点头:“我明白的。”她紧接着问:“所以你之前说的事,办好了?”
“没有。现在我觉得那是个陷阱,我有必要给自己武装一下。另外,我们很可能会面对强大的敌人,从未来回来的仿生人。他的目标是我,但米纳斯堡垒不一定安全。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最好也准备一下西进,去波罗莫的奥斯吉力亚斯,那里不管攻击还是防守都更有优势。”
“你们呢?”法拉墨现在已经彻底清醒了,他一边飞快地往本子上记录阿拉贡需要的武器,一边问。
“我们去纽约主城。莱戈拉斯和我。”阿拉贡转向莱戈拉斯:“走吧莱戈拉斯,还是请你开车,我在天亮前还能睡一觉。”
“哦还有,伊欧玟,借用一下你的证件,进入主城区的时候莱戈拉斯需要一个注册身份。”
伊欧玟目瞪口呆地看着阿拉贡身后。
阿拉贡转过身,发现身后站着另一个伊欧玟。然后“伊欧玟”用莱戈拉斯的声音问:“既然武器已经搬上车了,那我们现在出发?”







大概情况是世界大部分地区都变成了沙漠,只有少量“主城区”依靠科技力量维持区域性气候。进入“主城区”需要很多证件和程序。
阿拉贡十八岁的时候遇到过一个终结者,外貌当然也是莱戈拉斯。在短暂的相处中他教给上一个莱戈拉斯微笑和感情,但是显然数据没有同步。面对现在的这个莱戈拉斯,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楼主| 不枉凝眉 发表于 2021-8-11 19: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阿拉贡会做梦。他有时候梦到大学的生活;有时候是小时候,在阿拉松还没有陷进那些要命的生意里的时候;他也梦到L-2932,那个被他教会了怎么变成人类的仿生人。但是阿拉贡梦里最多的还是莱戈拉斯。他一遍又一遍回到布朗克斯区从垃圾桶淌着污水的小巷子,回到狭窄的楼道,回到他还叫埃斯泰尔的时候,坐在楼梯扶手上看见莱戈拉斯走上来的那一天。

埃斯泰尔不喜欢他们的新家。给家这个字加引号。
或者说新房子。给新加引号。
总之,他们在半个月之内又换了一个住处,从一个贫民窟换到另一个,从一个拥挤的房间搬到另一间。埃斯泰尔根本没法继续上学。在他来得及把板凳坐热之前,他老爹就把他提溜起来关进车里带走了。
但就算早就习惯了这样,埃斯泰尔也觉得不对劲。太频繁了,这两个月他们搬家的次数超过之前半年。他坐在楼梯裂开的扶手上晃动着腿,然后突发其形象想要是扶手忽然断开会怎么样。埃斯泰尔停止了晃腿。他认真思考了一下,他自己从这儿跳下去和扶手断开跌下去有什么两样。
并不是说埃斯泰尔有自毁倾向,只是坐在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你的脑子里就会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平时没有的想法。
然后埃斯泰尔确信其中存在差异。他已经学习了经典力学,而根据艾萨克·牛顿爵士的理论,他自己跳——往上或者往下——跟完全被动掉下去相比,虽然初速度都是零,但加速度会不一样。他的主观能动性会赋予下坠这个动作过程一个不同于重力加速度的加速度,向上,或者向下。向上跳,他可能会享受几秒鸟儿起飞的幻觉,然后速度降到零,达到一个最高点,然后往下掉。或者往下跳,从一开始就认准地面加速俯冲——刷——咚!
埃斯泰尔兴致勃勃地推算了一会,然后忽然泄气了。
因为结局总是一样的。豆子和羽毛同时落地,而埃斯泰尔会变成地上的一堆骨头和肉和血,像砸碎在地上的水球,整个往外崩开。全烂了。他就会从有名有姓的埃斯泰尔变成一滩糊在地上的恶血烂肉,被水枪从地上冲开。
埃斯泰尔盯着楼下的一小块空地看,好像已经能想象到自己血肉模糊地躺在底下。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想象中的自己的结局。
无论如何,往上跳往下跳或者就这么掉下去。所有的路径都导向相同的结局。索然无味。
埃斯泰尔得出了这一条终极结论。有那么一会,他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孤独,并为没人能分享和理解这条发现感到加倍的孤独。
然后他看到了一团金色的东西——金色的头顶。
然后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这把埃斯泰尔从他营造的思维里拉了出来。智者埃斯泰尔一下变成了小孩儿埃斯泰尔。新邻居,尤其是一个长相很好看的新邻居,足够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暂时忘了那些伤春悲秋和天大地大的怀想,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身上。
新邻居安静地看了一会埃斯泰尔,然后说:“嘿孩子,去商店给我买一打兰巴斯,还有烟和牛奶。”他朝埃斯泰尔挥了挥一张钞票,看颜色面值并不小:“找零你自己留着。”
他说完就接着静静地看着埃斯泰尔,小孩儿也看着他。
埃斯泰尔跟自己做了一下思想斗争,然后问:
“兰巴斯?那个五刀一包很难吃的压缩饼干?”
新邻居不置可否:“你认识吗?”
“当然认识,我妈每次路过都指着跟我说绝对不要拿错千万不要买。”
新邻居笑了一下——很好看:“就是那个。拿三包。牛奶要大桶的。什么烟都可以。”他又晃了晃钞票。
但埃斯泰尔并没有立刻从扶手上跳下去拿钱。
“零钱我留着?所有的?”
“对。”
“那可是一大把零钱。”
“是的,一大把。”
“那为什么?”埃斯泰尔忽然发问。
新邻居歪了歪头。
“额外的礼物总是要付出代价1*。”智者埃斯泰尔占据了上风,费劲儿地按住小孩儿埃斯泰尔。
新邻居盯着他。
埃斯泰尔只好解释一下:“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面写的。说吧,你还要我做什么?”
新邻居很轻地笑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就是买这些东西。”
“那为什么给我这么多小费?”
新邻居低头想了一会,很快再次抬头看着埃斯泰尔。他笑起来的时候并不像埃斯泰尔认识的那些人一样眼睛眯起来。现在他的蓝眼睛还是很明显也很漂亮。他说:“因为你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个小孩。也是唯一一个。”
“那又怎么样?”
“物以稀为贵。”
“你怎么不自己去?”
“因为我不想抱着一堆东西掏钥匙开门。”
新邻居说着,用钞票包住一个什么东西朝埃斯泰尔扔过来。
埃斯泰尔很想拒绝,但他的身体准确地接住了朝他飞过来的东西。扶手很可疑地晃了晃,他不得不赶紧撩开腿从上面下来。
“去吧,孩子。”新邻居说着,从楼梯上向他走过来。
埃斯泰尔没再看他,一低头,从新邻居身边跑过去了。
等跑到便利店门口,他才拆开包住的钞票。里面是一个薄荷糖球。小孩儿的玩意儿。埃斯泰尔鼓了鼓脸,把糖球塞进嘴里。冰凉的感觉在他舌头上滚了一圈,然后冷到几乎烧起来。埃斯泰尔缩了缩肩膀,钻进便利店。他提了一大桶牛奶,找了一条最贵的烟,然后皱着鼻子抓了三包兰巴斯。他站在货架旁边想了想,又加了一包兰巴斯。
付了钱,埃斯泰尔把多出来的一包兰巴斯揣进口袋里,然后抱着剩下的东西回到他住的那栋楼。
新邻居正靠着扶手往下看。
埃斯泰尔把手里的东西举高了一点给他看:“买好啦!”他嘴里的糖球还没化完,埃斯泰尔用舌头把糖球顶到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新邻居直起身来。他看着埃斯泰尔爬上楼梯,说:“放这儿就行。”
“不用我给你搬进去?”
“不用。”
跟那些从小在街上跑来跑去给帮派打下手的孤儿不一样,埃斯泰尔还在上学,也并不直接接触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危险的了解比及他人少。他很清楚在什么时候应该往后退一步。
好奇心害死猫,猫有九条命,小孩儿没有。
所以埃斯泰尔耸耸肩:“我猜你也没有更多小费了。”
他说着转身从楼梯上跑下去了,薄荷糖球还压在舌头上,已经缩成小小的扁扁的一片,顶在他的上膛。那种又冷又烫的刺激感已经减弱了一点。埃斯泰尔忍不住用力摩擦那一小块,直到它一不小心顺着他的喉咙滑了下去。
跑到楼后面的小巷——虽然埃斯泰尔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躲什么,他撕开兰巴斯的包装,拎出一片咬了一小口。
什么味儿也没有。他的嘴里还是薄荷球冰凉的感觉。
埃斯泰尔皱起眉毛。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莱戈拉斯需要它,而妈那么厌恶它。
他又尝了一口,更大一口。
还是没味。
埃斯泰尔把这包东西丢进了垃圾桶。

在垃圾桶的响声里,阿拉贡睁开了眼睛,车顶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阿拉贡动了动舌头,感觉像是刚吃了一包兰巴斯——也就是说什么都没有。
现在他需要另一包兰巴斯,一包真正的而不是梦里的兰巴斯,来填饱肚子,对付一整天的活动量。
“嘿莱戈拉斯,驾驶座下面还有兰巴斯吗?给我一包谢谢。”阿拉贡扶着额头坐起来。他在座位上缩了太久,现在觉得胃部卷在一起。他还没有完全睁开眼睛,但感觉到驾驶座那边伸过来一只手。
“多谢。”阿拉贡嘀咕着接过兰巴斯。
然后他发现驾驶座上坐着的还是莱戈拉斯,L-2933并没有换用伊欧玟的外形。
阿拉贡有点吃惊:“嘿,你的外形切换应该可以维持很久对吧。”
“确认。”莱戈拉斯没有继续解释,阿拉贡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出提问。
“为什么现在没有切换?这可能带来危险。”
“确认安全,无录像录音设备与流动哨点。原因:初始设定能耗更低;且该外形更利于目标任务情绪安抚。”
阿拉贡笑着摇了摇头:“安抚我的不是这个外形莱戈拉斯,是……”
他想接着说下去,但他的思路像撞在水坝上的河流。阿拉贡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他旁边坐着的就是莱戈拉斯,当当然可以这么说。如果莱戈拉斯换了个样子,性别,任何东西,阿拉贡都可以这么说。可是坐在驾驶座上的不是莱戈拉斯。L-2933与莱戈拉斯唯一的联系就是外形。在这一点上,它甚至不同于L-2932。上一个仿生人从来没有带给阿拉贡这样的困惑。L-2932很像莱戈拉斯,不只因为外形,还有语言选择和行为习惯,不管从哪个角度,他都更接近莱戈拉斯。虽然在最开始他也曾经表现出仿生人机械化的方面,但在相处了几天之后,L-2932迅速习惯了属于莱戈拉斯的一切。阿拉贡一度认为莱戈拉斯的意识被植入了仿生人的大脑,只是等待着被激活和唤醒。
可是L-2933不一样。它是一台“年轻”的机器,一个独立的仿生人。
阿拉贡·伊姆拉崔在22岁才忽然又一次明白,或许他是真的失去莱戈拉斯了。


1*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面写路易十六的王后:那时她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小希望在看到2933的时候表现得很熟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其实潜意识里觉得293系列都是莱戈拉斯的衍生物,也继承了莱戈拉斯的意识。这也是之前的2932留给他的印象。但是2933证明了不同的方面。
石砂 发表于 2021-8-12 02: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wow好有趣的設定!帶感!期待下文!
 楼主| 不枉凝眉 发表于 2021-8-19 13: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石砂 发表于 2021-8-12 02:36
wow好有趣的設定!帶感!期待下文!

www谢谢喜欢!这两部电影真的都很有意思,忍不住合起来啦!
 楼主| 不枉凝眉 发表于 2021-8-19 13: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阿拉贡的眼睛捕捉到了光线变化。他猛地转过头,发现银色的金属光泽在莱戈拉斯皮肤上闪过去,就像一道水波,或者奶油铲子抹过蛋糕表面。一眨眼的时间,L-2933就变成了伊欧玟。
“她”露出一个很伊欧玟的微笑:“你在看什么?L-2932一定也这样改变过外形。”
阿拉贡叹了口气:“只是没准备好。为什么忽然换掉了?”
“刚才的外形让你感到困扰。别当我的光学组件都是废弃的,我能捕捉到你的面部信息进行分析。”
“这听起来很伊欧玟,如果把‘光学组件’改成‘眼睛’的话。”
L-2933歪过头,没再说话——彻底的伊欧玟。
“以及,除了需要验证身份的岗哨,男性身份的外形更不容易被检查——主城区对获得注册资格的女性比男性严苛得多,大部分女性集中居住在在欧萨克地区,只有一少部分获准入驻主城。”
“伊欧玟”嗤笑了一下。
L-2933的学习能力似乎比L-2932更好一些。即使在改变外形的时候,就算步态、音色什么的全都复制过,L-2932也还保留着莱戈拉斯的一些习惯动作。阿拉贡可以在L-2932上找到莱戈拉斯的影子,这曾经让他一度怀疑那是莱戈拉斯的克隆体而不是仿生人。
可是L-2933不一样。在变成“伊欧玟”之后,L-2933就是彻彻底底的伊欧玟,它迅速复制了伊欧玟的外貌,她的步态,洛汗新区的语言习惯,甚至记录了她对食物和水的需求量和频率。
L-2933在分析伊欧玟。而阿拉贡试图观察L-2933。伊欧玟外形的L-2933坦坦荡荡地让阿拉贡观察。
不过他没能观察很久。有伊欧玟的注册信息,L-2933没有绕道,他们从305主干道一路往东,下午一点钟就到了主城区。
“眼睛看这儿。证件,”守卫打着哈欠递过来一个扫描仪:“证件在这儿贴一下。唔好的。伊姆拉崔先生通过。这位……伊多拉斯小姐?”他又打了个哈欠,把帽檐往上推了推:“请简述您是怎么获得主城区注册权的。”
守卫嘴里什么都没有,但还是下意识地做出咀嚼的动作,动了动下巴。
L-2933已经扫描过伊欧玟的全部证件信息,于是很快回答:“3021年成功实现在女性产后恢复方面的突破,被授予主城区注册资格。”
守卫又看了他们两眼。他抬起手朝指挥室打了个手势。锁住车轮的装置慢慢打开了。
阿拉贡向他道谢,两个人重新坐到车上。但在L-2933准备关上车门的时候,那个守卫伸手拦住车门。他示意L-2933弯腰,然后凑过来不怀好意地问:“那伊多拉斯小姐,你们这次是为什么出城呢?”
阿拉贡坐在副驾上把L-2933往后拉了一把。他用手臂揽着L-2933的肩膀回答:“买东西。”
“买东西?”
阿拉贡向他眨眨眼睛,做了个不那么雅观的手势:“你知道的,有些东西需要去外面买。”
守卫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他又盯着L-2933笑了起来,随后往后推开一步:“欢迎回来。”
L-2933关上车门发动了汽车。
离开监控区域,L-2933褪掉了伊欧玟的外形。现在阿拉贡看到的又是莱戈拉斯了。
仿生人问:“我们去哪?”
“布朗克斯区。麦迪逊路243号有家跃马酒吧,先去那里看看。”
“计划呢?逃亡?反击?”
“反击。你说得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布朗克斯区有反击的办法。不过我们要先去跃马探听一下情况。”
“需要什么信息?我可以尝试获取一年内的监控。”
阿拉贡轻轻地笑了一声:“布朗克斯区没有监控,莱戈拉斯。如果不是为了维持人口,这个区域早就被划出主城区了。没人会在那儿安监控。”
他低声说:“而跃马有人。科技达不到的地方,可以用人力弥补。”
L-2933看了他一眼:“如果可以弥补的话。”
有那么一会儿,阿拉贡又生出了一点希望,但L-2933蓝色的眼睛——光学组件——让他冷静下来。他问:“你会打台球吗?”
两秒之后L-2933回答:“台球相关模块已下载安装完毕。”
阿拉贡摇了摇头:“那骗钱的手法呢?”
L-2933又沉默了两秒,然后回复:“要求解释目的,以便准确达成。”
“还是兵分两路,我去套情报,但需要有人吸引其他人的视线。你要做的就是赌球,先输几局,然后连续赢球,最好是有惊无险的那种。营造悬念,让所有人都围到球桌前面。”阿拉贡问,“你能做到对吗?”
“球局已设计完成。”
“你下载表情模拟组件了吗,莱戈拉斯?”
L-2933不置可否。阿拉贡再次感到无力,他觉得这不合理,一台声称“以阿拉贡的命令作为最高指令”的仿生人,在面对阿拉贡的命令和问题时,表现出质疑和保留的态度。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危险性,但对于仿生人,或者至少对于阿拉贡理解中的仿生人(也就是说L-2932)而言,有点不正常。
阿拉贡选择解释:“如果你一直这幅表情,他们估计五分钟之内就会气得一起扑上来。”
“全部打倒不会太麻烦。”
“没错,但那样时间不够我套出消息。而且还是会有人报警,就算再布朗克斯,那样的动静也会太大了。”
他等了一会,然后等到了莱戈拉斯的一个微笑。

晚上睡不着,阿拉贡有时候想,自己看到家门口的一群人和血迹之后,为什么会大着胆子去敲莱戈拉斯的家门。
布朗克斯区的孩子们不传莱戈拉斯的闲话,一方面因为他很少出门,本来就没几个人见过他;另一方面,那些见过他小孩子也并不敢提起他。在布朗克斯区,活到七岁也需要通行证:要么是足够聪明,或者跑得够快,或者早早替某个帮派工作,再不然就是有能嗅到危险然后尽早躲开的本能。
见过莱戈拉斯的人都不会否认他会带来的恐惧。所以没有人议论莱戈拉斯。
当然,他不像很多打手那么健硕,或者看起来面目凶狠,但莱戈拉斯一定是一个危险的杀手。他不跟其他任何人产生联系,也不在意联系,除非这会对他的任务产生影响;他只靠基础的饮食就可以生存,并且总是提早准备好超出需求的生存材料,这让他可以连续几天都不出门,以便观察目标,同样也为了营造出可以随时展开攻坚战的堡垒。最直观的,他看起来更像是那种住在长岛的公子哥儿或者大学里的研究员,他与布朗克斯格格不入。而他甚至不屑于对自己过于醒目的外貌进行伪装。
埃斯泰尔在小本子上列出好几条关于莱戈拉斯的问题,然后合上本子塞进裤兜。这个新邻居像倒在水沟里的牛奶,把埃斯泰尔的眼睛牢牢拴住了。甚至在他跟莱戈拉斯住在一起之后,这个小本子——一直塞在埃斯泰尔的裤子口袋里——也被留了下来。埃斯泰尔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就会根据最新的观察在本子上增添几笔。
他一边写一边想,所以到底是什么让我敲响了莱戈拉斯的门?
回忆于是不可避免地回到那一天,埃斯泰尔被堂哥赶去便利店买东西,等他手腕上吊着一个塑料袋,两手抱着一个大纸包上楼的时候,看到家门口站着几个穿西装身材高大的家伙。还有从他们脚边一直流出来的血。
埃斯泰尔见过这样的情形——在别人家门口。于是他跟从前一样,熟练地用膝盖托住纸包往上顶了一下,把纸包抱稳一点,接着往前走。他有一会觉得这自己好像找错了家门,然后觉得场景有点滑稽。这可跟他梦里的情形太像了。
然后他哼着调子零碎的小曲儿,踩过地上的血往前走,又走过一个房间那么长,在下一个门前用肩膀撞了撞门。
门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埃斯泰尔能看到明亮的猫眼,像枪口对准他的眼睛。
埃斯泰尔等了一会,费劲儿地弯着胳膊肘捅捅门,撞出沉闷的声音。
猫眼透过的光忽然没了。他拼命咬着口腔里面的肉,以免脸上的肌肉不听话地扭曲起来。但门还是没开。隔壁的人好像有了点儿动作,埃斯泰尔不敢转头,但他猜得到对方正在往这儿看,甚至手可能已经摸上枪了。
他于是又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脚踢了一下。动作很大,但是声音有限,色厉内荏。抱着便利店的纸袋,埃斯泰尔单脚站不稳,差点摔倒。
不过还好他往后踉跄了两步,否则门板马上就会拍在他脸上。
“要是再忘了把你的脏蹄子在地毯上蹭干净——”
他听到这样的威胁。声音比他记得的更低,听起来很不耐烦。
埃斯泰尔耸耸肩,在门口用力蹭了蹭脚,把鞋底的血擦在上面。然后他迈进了莱戈拉斯的房门。
鉴于埃斯泰尔的脑子过载之后忽然降温,在进门之后几乎骤停,他总是想不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于是回忆到这儿就停了,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埃斯泰尔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埃斯泰尔不喜欢这种毫无理由的冲动,他拒绝把所有这些归结于“命运”之类不能解释的东西,那意味着过分的不确定性,意味着超出他把握的东西。就算全家在阿拉松的车上逃命的时候,他也很少感到这样的失控。
他一遍又一遍地让自己陷入痛苦的回忆,就是为了试着弄明白为什么他会选择敲响莱戈拉斯的门。
他们的交集明明少得可怜。除了最开始那一次购物,就是他们莱戈拉斯自己购物的时候楼梯上的相遇。他们有过对话,但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在埃斯泰尔鼓起勇气,决定再从头捋一遍痛苦回忆的时候,他被打断了。准确地来说是被一包兰巴斯打断了。
莱戈拉斯站在他的小房间门口,手里还提着另外几包兰巴斯。他朝埃斯泰尔摊开的本子抬起下巴:“作业?”
说着,他用牙齿撕开兰巴斯的包装,示意埃斯泰尔也吃点。莱戈拉斯靠着门框,外套已经脱掉了,现在只穿着黑色的背心。埃斯泰尔看到他手臂上的肌肉。
“不是作业,一点客观分析。”埃斯泰尔说。然后他低头撕开兰巴斯咬了一口。
“嘶!”他差点跳起来,忍不住吐出舌头。
然后莱戈拉斯笑了:“薄荷味儿的,新品。”他低头把自己没吃的那一包丢开,“看来不怎么样,白白费了七刀。”他看着埃斯泰尔,但还是忍不住笑:“不过不管怎么说,物以稀为贵。”
于是问题不攻自破,埃斯泰尔的困惑在这时候有了解答。他想起来莱戈拉斯对他的微笑。这就是他敲门的理由。是埃斯泰尔活下来的原因。
莱戈拉斯说:“你最好换个名字,万一有人准备灭口。”他说得很轻巧,好像只是在说兰巴斯包装上的新口味,“我找人去做新的身份证明了。”他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埃斯泰尔的新名字:阿拉贡·伊姆拉崔。

“我能解决好,阿拉贡。”
“尽量拖住时间,等我出来。”阿拉贡还是忍不住叮嘱。
莱戈拉斯——L-2933——笑了,志得意满,同时决定阿拉贡的提醒太过多余。他没说什么,但阿拉贡知道他在说什么:“瞧着吧,阿拉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2-9-30 05:30 , Processed in 0.13075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