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0|回复: 2

[连载] 海雾晨歌 (Mosesaide )更新至中篇

[复制链接]
Mosesaide 发表于 2022-7-17 22: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PS背景
出处: -
标题: 海雾晨歌
作者: Mosesaide
译者:
章节: 未定
配对: AL,含轻微索博提及
级别: G-PG13
类型: 剧情 诗歌 
警告: 角色死亡 
概要: 在前往维林诺的航程中,莱戈拉斯与金雳遇到了人鱼。
说明: 一些美人鱼听西渡精唱歌,属于在微博上看到那句“HoME里提到了中土的海中有人鱼存在”一句话产生的不负责任造谣联想&缝合了一些经典神话传说要素。并没有看过中洲历史,属于看了个wiki就开始瞎编,别信。
有原创角色出现。
本帖最后由 Mosesaide 于 2022-7-17 22:45 编辑

Chapter 1
       安法拉斯至佩拉基尔一带,流传着许多关于海洋的古老传说。
这些传说的来源大多都难以考证,它们有的在匆匆一瞥之间,收录了那早已失落的努门诺尔曾经辉煌的掠影,有些则是由那些世代定居在沿海地区的西部人类创造的本土传说,它们在漫长的第二纪元和第三纪元中互相融合、交织,如今早已不分彼此。来自内陆森林的精灵自然是没什么机会接触这些仅仅流传在沿海地区的人类传说的,按理来说孤山的矮人也没有,不过自从金雳打定主意要为了再次见到加拉德瑞尔夫人的光辉前往蒙福之地后,他对于航海就燃起了一种莫名高涨的兴致——当然这些兴致主要体现在搜罗一些与海洋有关的神话传说而不是学习造船与驾船的技术上——毕竟矮人或者人类的技术对于寻找笔直航道毫无助益。
       精灵的灰船沿着安都因大河顺流而下,在贝尔法拉斯短暂地停留了一些时日,因为矮人尚对中土的大地留有怀念,灰船停靠在贝尔法拉斯湾的这段时间里,他抓紧机会探索这海湾,作为他在中土大陆的最后一站。莱戈拉斯并没有和他一起行动,每天天一亮他就钻出了旅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金雳也从来不问,他知道精灵需要的是不被打扰的独处时光。出海的前一晚,金雳趁着这个最后的机会钻入了港口的酒馆,以及那些水手们口耳相传的传说之中。
       酒馆中正好有一队远航归来的船队在庆祝,整个场面都非常热闹。几杯麦酒下肚,水手们的话也多了起来,他们中有几人注意到了金雳,于是好奇地凑了过来——毕竟海边并不经常见到矮人的身影。


       “您这是第一次出海远航哪,矮人老爷,那可得小心了,变幻莫测的大海可不是您唯一的敌人。”一个约摸四十岁的水手,举着酒杯神秘兮兮地说。
       “得了吧,哈尔玛,”另一个水手推了一下他的同伴,“这家伙就爱讲一些老掉牙的传说吓唬人。”
       “这可不是什么骗小孩的传说!”被称作哈尔玛的水手并没有生气,反而变得更来劲了,“你还记得小克拉奇吗,他的船上有个老水手,据说他年轻的时候,有次晚上喝得太多,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没赶上离港的船,结果成了那个船队现在唯一还活着的人。那条船两个月之后在安法拉斯西岸,就是靠近安德拉斯特那一带的礁石滩被一个采珠人发现,啧啧,撞得粉身碎骨,全靠船首的纹章才辨认出来,但是他们的航线并不是往那个方向去的,一定是受了海妖的蛊惑,所以才偏航触礁。”
       “都林啊,出海真是有够危险,说实话我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坐船。”金雳一边嘟囔着一边喝了口酒,“不过,你说的那个海妖是怎么回事?”
       哈尔玛的同伴,那个刚刚反驳他的水手接过了话头:“那是我们水手和渔民之间流传的传说,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多阿姆洛斯的刚特,史凯犹之子,为您效劳,这家伙是哈尔玛,来自埃希尔安都因。”
       “看出来了,比如你就不信。金雳,格罗因之子。”金雳伸出手,跟刚特和哈尔玛分别碰了个杯,“不过被遗忘的传说最后往往被证明确有其事,这事情我可熟得很。”
       哈尔玛听了这句显得很是受用,于是他得意地瞟了他的同伴一眼,接着开始侃侃而谈。根据传说,大海深处居住着一些人身鱼尾的生物,无一例外拥有着美丽的容颜、曼妙的身姿与悦耳的歌喉,但同时也狡猾而危险,他们会在浓雾中浮上海面,接近远航的船只,用歌声诱惑水手,使他们偏航甚至触礁。没人知道这些代代相传的传说是真是假,偶尔有些水手或者渔民声称自己在海雾之中看到了模糊的身影,但这些语焉不详的目击宣言通常都被当作醉酒后的幻觉。以海为生的人们总要找些理由来解释多变的大海与多发的船难,他们若非源自维拉的愤怒,就要归咎于海妖的诱惑,这或许就是海妖传说经久不衰的原因,这些传说生物就如同大海本身一样,美丽而危险。
       “总之,迷雾中的歌声比海上的风暴还要致命。”哈尔玛最后补了这么一句作为总结。

金雳和水手们又聊了一会,就离开了酒馆,第二天他还要出海,因此并不敢喝太多,无论是和哈尔玛故事中的老水手一样睡过了船只离港的时间,还是上船之后由于宿醉和晕船在船尾吐个不停,显然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不过水手们并没有这个顾忌,他们用仍然高涨的气势与矮人道别并祝他一帆风顺,然后转头继续把自己埋入酒杯之中。金雳走出酒馆的时候并不算晚,天色虽然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是周围的街巷仍然灯火通明,不远处的港口停泊着一些渔船和商船,在平静的海波上有规律地轻微起伏着。站在南刚铎最西侧的港口,他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幽谷,那个大海以东最后的庇护所。尽管对于建筑风格,矮人有着不同于精灵的独到见解,但金雳不得不承认,幽谷那个地方给他留下的印象还不错,可惜自从埃尔隆德离去之后,那里的美丽也逐渐衰败了。
       大海以东,他想道,而我们马上要前往大海以西了。


       今天是灰船离港的第三天。贝尔法拉斯的海岸仍然遥遥可见,不过已经缩小成了一条孤单的细线,尽管船只周围的海水一直在倒退,但是望向岸边时,已经无法再通过海岸的变化感受到船只的前进了。
       金雳今天早早就醒了过来,因为他要补上前两天没有写的航海日志。他刚把这个想法分享给莱戈拉斯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后者吃惊的表情(“我倒不知道你还有写日记的爱好。”)。他解释道,在海上不像平时一样能够方便地查看时间,而且海上生活基本上也是日复一日的重复,他要是不进行记录,都不知道他们在海上呆了多少天了。莱戈拉斯倒是对此表示很不在意,更何况,只要在维林诺靠岸,随便找个精灵问一下日期,和他们出航的时间对照一下就知道了。不过很显然,有一点他没有说错,那就是写日记确实不是一件让金雳兴致高涨的事情,离港的前两天,新鲜劲儿还没过,因此金雳也把写航海日志这件事抛到了脑后,这使得他逼迫自己在第三天早早起床把拖欠的两天日志补上。
       金雳醒来的时候,船舱里已经没有了莱戈拉斯的身影,当然啦,无论什么时候,莱戈拉斯永远是起得最早的那个,金雳毫不怀疑他就算是起夜都能看到这个精灵在船舱外面吹风。不过此时此刻,外面的精灵可不只是在单纯地享受着海风,金雳能够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歌声飘来,大概是以为他还在睡觉,莱戈拉斯压低了声音,由于没有考虑听众的存在,他用的是辛达语而非通用语。放在平常,即使听不懂歌词,金雳也是很乐意欣赏莱戈拉斯的歌声的,但是他此刻却一个箭步冲出了船舱打断了精灵。
       “你疯啦?!据说海里有海妖,会用歌声引诱船只偏航触礁,你还在这唱歌,是嫌他们来得不够快吗?!”
       “据说,矮人大师的‘据说’百年来并无长进哪,当年在黄金森林之中,不知是谁说的,‘据说’有个强大的女巫住在这林子里,只要看了她一眼,就会被下咒迷住,然后永远失踪不见,又不知是谁现在仍对其念念不忘,为了追寻其光辉不惜远渡重洋哪。”
       金雳一下子被他呛得说不出话,就在他组织语言想要再与精灵争论一番的同时,莱戈拉斯又自顾自地唱了起来,大概是想逗一下紧张兮兮的矮人,精灵干脆换了一首歌,这次用的不是精灵语而是通用语。


“看呐!
安都因河的明珠[1]在晚风中屏息
佩拉基尔[2]的水手即将手刃仇敌
银星的旗帜正冉冉升起
刚铎的儿女于船首聚集
刚铎国王之敌[3]
你要当心!
涌泉宰相[4]之怒
难以止息

看呐!
那是水手的船长
那是士兵的将领
英勇无畏的梭隆吉尔
刚铎骄傲的星之鹰!
他的佩剑以精钢铸造
削铁如泥
他的甲胄如磐石坚硬
无懈可击
他的舰队似国王亲兵
他的部下乃海上精英

剑已出鞘
箭已搭弦
远方的白号已然吹响
夜色的庇护悄然降临
刚铎的勇士啊
即刻出击!”

       既然拗不过莱戈拉斯,金雳干脆坐了下来听他唱。阿拉贡在魔戒远征之前的事迹金雳也听说过不少,但毕竟没有从头到尾地了解过。难得此刻在漫长而无聊的海上时光中,有个当时的亲历者愿意唱给他听,不久之后他就沉浸在了莱戈拉斯的歌声中,海妖的传说也被他抛至脑后,再也没有产生打断精灵的念头。此刻正是清晨,海雾还未散去,阳光射入乳白色的雾气之中,如同滴入水中的颜料一般晕开了,精灵像他口中的梭隆吉尔一样站在船首,被晨雾中柔和的阳光所笼罩,他的歌声也像是浸染了雾中的水汽,显得比平时更为幽深。
       空无一物的海面上,歌声能够随风传出很远。正当唱到梭隆吉尔与海盗的首领展开生死搏斗之时,莱戈拉斯敏锐的精灵之耳便捕捉到了水流声的细微变化,原本规律的海浪翻涌的声音,以及船只破开海水的声音间,突然多了什么东西在水下游动的声音。于是他收住了歌声,屏息静听。
       紧接着,一个纤细的身影自海雾中悄然浮现,轻盈地倚靠在船沿。
       那看起来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人类女子,她有着一头闪亮的银发,在海雾之中犹如一朵盛放的白花,她的面容端丽,肤色白皙,其美貌不逊于精灵的少女。她的头发被完全浸湿,手臂上有水珠滴落,显然是自海水中浮现的。但是在这样一片远离陆地的海域,周围也没有别的船只,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是不可能这样从海水中出现的。莱戈拉斯还注意到,她身后的水面下隐约摆动着一条巨大的鱼尾,尾鳍甚至还时不时露出水面,带起一串小小的水花。不需要精灵的锐目,金雳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那些醉酒的水手们讲述的传说一下子回到了他被诗歌放空的脑子里,他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的“海妖”,看上去似乎相当后悔把他的斧头留在了船舱里,此刻也许正在判断着冲回船舱抄家伙的时机。
       “海妖”微笑着,用辛达语问道:“这个水手,他后来怎么样了?”
       “他并不是水手。”莱戈拉斯答道。
       “有什么区别呢,对于我们水中的住民而言,借助船只航行的,无论人类也好,精灵也好,甚至矮人和半身人,都是水手。”她接着用通用语对着金雳说道,“获维拉特许前往蒙福之地的矮人啊,我对你并无恶意。我是欧西与乌妮的臣属,乃是侍奉众水的主宰乌欧牟的迈雅。我名为希尔拉格汶[5],比起‘海妖’(sirens),我更希望你能称呼我们的族类为‘人鱼’(mermaids)或者汶吉尔迪[6]。”
       于是莱戈拉斯行了个抚心礼:“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之子,这位矮人是金雳,格罗因之子。我居住在森林中的族人间并没有流传与海中的住民有关的诗歌和传说,还请您原谅我们的冒犯。”
       “这算什么冒犯呢?没有被居住在中土的埃尔达记载的迈雅可不少。”希尔拉格汶笑了起来,她将双臂随意搭在船沿上,“那首被我的出现打断的歌的主角,那个水手,他后来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问题,金雳露出了悲哀的神色,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回答,而莱戈拉斯沉吟片刻,干脆地说道:“他死了。”
       “噢,所以这又是一首结局悲伤的歌。”希尔拉格汶显得有些遗憾。
       “不,这首歌的结局很美满,你口中的水手率领同伴们打败了敌人,凯旋而归了,这首歌就是其他的水手们为了赞颂他的功绩而写的。”
       “可是你说他死了。”人鱼道。
       “因为他是人类,而人类总是会死的。”精灵道。
       希尔拉格汶沉默了,她趴在船沿,似乎是在仔细思考“死亡”与“美满的结局”之间的冲突与联系。半晌,她说道:“海沫之民是热爱歌声的族类,我之前并非故意要打断你,你的歌声很优美,如果你愿意的话,请你把这首歌唱完吧,我想听听它的结局。”
       莱戈拉斯倒也没有推辞,他从之前被打断的地方开始重新唱了起来。金雳趁着他和希尔拉格汶交流的时间,回到船舱中拿来了他的航海日志,因为他想要把这首歌记录下来。
       这是一首由佩拉基尔港的诗人创作的歌曲,讲述了米纳斯提力斯的士兵和佩拉基尔的水手在刚铎将领梭隆吉尔的带领下夜袭乌姆巴尔的海盗并取得胜利的故事。在接下来的诗歌中,梭隆吉尔在与乌姆巴尔港口统帅的激战中获胜,顺利击杀了这个海盗的头领,还带领着舰队烧毁了敌人许多船只,损失却微乎其微。在歌曲的结尾,刚铎的舰队凯旋回到了佩拉基尔港,收获了无数鲜花与荣誉。
       曲毕,希尔拉格汶评价道:“这的确是一曲动人心魄的歌谣,这位英勇的水手,还有没有其他赞颂他的诗歌?”
       “没有了。当他回到佩拉基尔时,他选择横渡安都因河、离开刚铎,而不是凯旋米那斯提力斯。此后刚铎再未响起梭隆吉尔的名号。”
       “是吗,太可惜了,我还以为这么英勇的人一定有不少值得称颂的事迹呢。”
       听到这句话,莱戈拉斯与金雳相视一笑,道:“有倒是有,只不过他不再是水手了,也不再使用梭隆吉尔的名号。游侠与国王,你想听哪一个?”
在莱戈拉斯唱歌的时候,太阳正逐渐升高,晨雾也慢慢散去,尽管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但是空旷的海面上并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阳光的直射,因此光线也变得逐渐刺眼起来。希尔拉格汶看了一眼海天相接之处,此刻太阳正悬挂在这条细线的上方。“两者我都很有兴趣,不过现在晨雾快要散了,阿诺尔[7]的炽热也许会灼伤我的皮肤。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的,那个时候你再给我唱游侠与国王的歌曲吧。”说罢,她摘下指间的戒指,将它递给莱戈拉斯,道:“海面上所有的航船都在乌欧牟与欧西的掌控之中,只要你们拿着这枚戒指,我就能顺利找到你们的船所在的位置。再见啦!罕见的旅伴,精灵与矮人的组合啊!”
       说罢,人鱼便钻入了海浪之中,她的戒指仍带着海水的潮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戒指本身的造型非常朴素,一个简单的银环上镶嵌着一颗珍珠,但这颗珍珠显然不是凡品,圆润饱满,闪烁着美丽的光芒。
       “又是一枚魔法戒指。”金雳评价道。



[1]  指佩拉基尔。在1955年7月28日寄给詹妮弗·布鲁克斯-史密斯的书信里,托尔金指出:佩拉基尔的原型是意大利的历史文化名城威尼斯。而威尼斯被称作“亚得里亚海明珠”,此处仿照该称号用安都因河明珠代指佩拉基尔。
[2]  位于安都因河口三角洲上游的一座城市,它是刚铎王国最古老和最重要的港口之一,曾不止一次遭到过乌姆巴尔海盗的洗劫。
[3]  指乌姆巴尔的海盗。在第三纪元1432年 - 1447年的亲族争斗之后,叛军首领“篡位者”卡斯塔米尔兵败身死,他的儿子率领舰队逃到乌姆巴尔建立起据点,把乌姆巴尔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王国和所有刚铎国王之敌的避难所,从此与刚铎争斗不休。
[4]  即时任刚铎宰相埃克塞里安二世,德内梭尔的父亲。
[5]  Sílagwing, “shine white foam”, 闪耀的白沫
[6]  Wingildi, “spirits of the sea-foam”, 海沫之神
[7]  Anor, 太阳

 楼主| Mosesaide 发表于 2022-7-17 22: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2
       第二天,天色阴沉。昨夜风很大,还下了雨,灰船在海风的扶持下走出了很远。低垂的雨云笼罩在海面上方,把阿诺尔的光芒遮了个严实,海面上的空气都是潮湿的。莱戈拉斯惯例是早起,过了一会金雳也从船舱中钻了出来,而此时他们的新朋友仍未出现。由于精灵对时间的变化感受非常不敏感,再加上无法通过太阳的方位判断大致的时间,他们无法判断此时距离昨天希尔拉格汶出现的时间过了多久,或者说还有多久,不过,金雳坚持认为相比昨天,这位鱼尾的女士来得晚了些,“矮人的直觉”,他说。
       尽管希尔拉格汶仍未出现,但是两人并没有打算留在原地一直等待,既然昨天分别的时候她没有特别提出要求,那应该视作无论他们在哪里,只要仍属于这片海域,她就能找到才对。
       莱戈拉斯坐在船头把玩着希尔拉格汶给他的戒指。戒指的银环手感极佳,光滑无比,即使在阴云笼罩之下,也闪烁着耀眼美丽的光芒,其上的珍珠令人想到孕育了它的贝壳,将大海的涛声收入其中。
       但是莱戈拉斯并未将它戴在手上。当然,他不这么做并非出于害怕或不屑,魔法戒指并不常见,但他确实见过不少。伊姆拉缀斯的埃尔隆德佩戴着气之戒维雅,洛丝罗瑞恩的加拉德瑞尔保管着水之戒能雅,还有曾经的灰袍漫游者甘道夫持有火之戒纳雅,尽管如今精灵三戒均已西去,但莱戈拉斯在它们仍存在于中土的时候在不同的场合见过它们。当然,还有最为重要的那一枚戒指,那个小小金色圆环,尽管他从未持有过,却也从旁观者的视角见识过很多次。显然,莱戈拉斯手上的这枚戒指不会是那等危险之物,不过考虑到希尔拉格汶能靠着这枚戒指找到他们,最好还是不要贸然戴上,毕竟虽然有些戒指被戴上后反而会加强它与所有者的联系,让所有者能更轻易地找到,但有些戒指却会被视作转让给了他人。
       就在莱戈拉斯把玩着戒指的时候,海面上起了变化。好在鱼尾的女士并没有爽约的打算,没过一会,她就从海波中徐徐现身,像昨天那样把如银的白臂搭在船沿上。
       “早上好,海上的旅人们,请原谅我稍微来得迟了一点,昨晚风很大,你们前进的路程比我预想的还要多,不过我总算是赶上了你们,事不宜迟,快让我听听游侠与国王的歌曲吧!”
       “啊,当然,”莱戈拉斯说,“不过在此之前,让我们先来讲讲一个老霍比特人和一枚戒指的故事吧,我少不得要引用比尔博写的书里面的诗歌了。我接下来要唱一首长诗,这是一个霍比特人写的,与精灵常用的韵律和体裁并不相同,但无疑也是一首优秀的作品。”
       其实如果只是介绍至尊戒的来历和它在整个第三纪元的去向,精灵们自己也有相应的诗歌传唱,不过莱戈拉斯最终还是选择了比尔博所作的歌曲,他从“赠礼之主”安纳塔与埃瑞吉安的精灵工匠们相交开始唱起,一直唱到伊熙尔杜砍下了索隆的戒指并将其据为己有结束。这一部分是比尔博晚年再次回到瑞文戴尔之后,在埃尔隆德的藏书间饱览群书后获得了启发所作的,有些比尔博没有记录的重要事件,莱戈拉斯就依据自己的见闻即兴补充上去。第三纪元虽然漫长,但是许多事情比尔博并没有亲历,再加上至尊戒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失落的状态,所以结束了最后联盟之战的部分之后,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比尔博的那趟意外之旅,这一部分的内容就充实得多了。
       唱完甘道夫在比尔博门前留下的如尼文G引来了十三个不请自来的矮人的段落后,莱戈拉斯突然停了下来,他将目光转向金雳,说:“根据比尔博的记录,矮人们在饭后唱起了孤山之歌,这是一首矮人的歌曲,我觉得由矮人来唱会更加合适。”
金雳万万没想到话头居然被抛给了自己,还没等他开口回答,一旁的希尔拉格汶便高兴地说:“孤山之歌!这首歌我也知道呢!”
       闻言,莱戈拉斯和金雳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怎么会知道这首歌?”
       希尔拉格汶笑了笑,道:“这是一条繁忙的航道,西渡的船只都会经过此处,其中不乏像你一样热情的歌者,不过他们的船只太高大了,我无法像这样靠近与他们交流,所以只能听到一些片段。一百二十年前,我曾听闻孤山的旋律在海面上响起,那艘航船上载着的正是智者埃尔隆德与刚才歌曲中提到的曾经的持戒人。那位持戒人虽已年迈,但仍精神饱满,在旅途中无事可做之时,经常唱一些歌谣,就连海鸥也有时会被他吸引。”说罢,她拢了拢湿润的秀发,思绪已经飘向了一百二十年前。乌欧牟的海水中似乎不止留存着大乐章的回音,就连一位苍老的霍比特人怀念故友的歌声也萦绕于此。
       “既然你已经听过了这首歌,我就唱一唱这首歌的后续版本吧,这是夺回了埃瑞博的矮人们为了纪念梭林·橡木盾和五军之战所作的。”金雳站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捋了捋胡子,然后清了清嗓子,准备开腔。

“翻过了,阴冷迷雾山口
石殿无底,古穴幽深
晨光熹微,紧追向北
所寻黄金,失落已久
高山上怒林松如海
晚星下风吟尽尘埃
血火之烈,焰过如雪
留树木如炬,遮了月白[1]

回到了,失落古老家园
珍宝尚存,恶龙在眠
大山之心,无从得见
国王盛怒,自不待言
熔炉下龙息铸融金
钟楼上黑箭破龙鳞
密林君主,来者不善
并长湖镇民,兵临孤山

攀上了,险峻渡鸦山岭
寒风凛冽,冰雾霭霭
战鼓震天,敌阵如海
我辈城墙,隐而未坏
山脚下三军齐心力
冰崖旁吾王克仇敌
都林之血,挥洒战场
引众人敬仰,荡气回肠”

       在场的另外两人都是第一次听矮人的歌声,希尔拉格汶自不必说,莱戈拉斯在护戒远征期间也没有机会听金雳唱歌。与精灵的空灵优雅、霍比特人的快活机敏不同,矮人的歌声有其独特的浑厚粗犷。就如同传说中一样,奥力将他的儿女创造得强韧而有力,如磐石一般坚定,而这股力量也在矮人的歌谣中体现了出来。
       在两人的掌声中,金雳退回到他之前坐着的位置,“我唱完了,”他说,“接下来轮到你啦。”
       于是莱戈拉斯再度唱了起来,五军之战在他的歌声中徐徐拉下帷幕,尚且年轻的比尔博带着他珍贵的橡子回到了他珍爱的袋底洞,而新的故事也从这里展开,描述护戒远征的诗歌正是从这里起步。不过,弗罗多将魔戒带去幽谷的这部分故事他只在埃尔隆德会议上听弗罗多大致讲过,比尔博自己的书里自然也是没有写,好在夏尔的霍比特人们为了纪念弗罗多销毁魔戒的功绩为他作了诸多诗歌,莱戈拉斯就挑了其中最为脍炙人口的一首。不过,当今天真正的主角大步佬终于出场的时候,莱戈拉斯还是引用了比尔博所作的诗歌:

“真金未必闪亮,
浪子未必迷途。
冷灰中热火苏醒,
暗影中光明跳荡。
青锋断刃将重铸,
无冕者再临为王。”[2]

       “我个人非常喜欢比尔博这首诗,旋律是我自己即兴发挥的。”莱戈拉斯说道。
       “这首诗写得很好,你唱得也很好,”希尔拉格汶评价道,“如果我们的游侠兼国王确如诗歌所描写的一般,那他一定是一位伟大而高贵的君王,如同古时尚处辉煌时期的努门诺尔诸王一样。”
       “他确实如此,甚至在我看来,他比古代诸王有过之而无不及。”莱戈拉斯说着,脸上浮现出了沉浸在回忆中的那种快乐而恍惚的神色。


[1]  摘自B站《霍比特人》电影版字幕,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翻译版本。
[2]  摘自原著。本想尽量避免原著的诗歌出现,但是孤山之歌和这首诗我都太喜欢了无法割舍。
tbc

月风澜 发表于 2022-7-22 00: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土最没有存在感的人鱼设定,这个切入点真的非常有意思,期待下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2-9-30 05:51 , Processed in 0.1638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